全部详细分类

站长推荐

网友上传SWAG高清无码中文字幕国产AV明星女优欧美三级港台三级日韩三级极品探花热门事件性爱教学

标签分类

初夜开苞网红主播自拍偷拍情趣丝袜口交深喉家庭乱伦强奸迷奸老汉推车名模空姐自慰喷水角色扮演极品女神制服诱惑户外啪啪舔逼品玉巨乳肥臀两男一女打打飞机美穴白虎厕所偷拍调教虐待颜射吞精刺激车震成人玩具多人群P抽插特写女上男下两女一男大庭广众百合拉拉人妻熟女奇葩怪癖年轻萝莉教师学生医生护士69互舔奸夫淫妇推油乳交调教情趣内衣足交恋足写真长腿

视频栏目

大陆日韩欧美动画三级

图片栏目

国产写真亚洲卡通欧美

小说栏目

短篇经验故事有声大作

爱的合奏曲

“请你让我成为一个男人吧!拜托你,秀美,我喜欢你,我一辈子也不会离开你,你应该知道,我是不愿意让你去做这种事情的,但是,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办法了……”丈夫民雄紧抱着妻子秀美,在做爱中说了这样的话。
 
  他轻咬着妻子的耳垂,已经插入阴唇的性器,慢慢的做上下的抽动。
 
  “准备好,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就告诉我。”民雄流着眼泪说。
 
  “你这话当真?”
 
  “这种事情怎么能跟你开玩笑。”
 
  “如果你真有这个意思,虽然我不是很愿意,我就当我死了来陪他一次,但是,如果你为了这个事情,将来对我有所抱怨的话,那我就不要了。”
 
  “我不会那么卑鄙的啦!”
 
  “那就好。”
 
  这个时候,妻子秀美从下面紧抱着民雄的背部,压上嘴巴用力的吸着头。
 
  民雄今年三十六岁,妻子秀美是二十八岁。民雄经营一个木型工厂,最近受到日币升值的打击,向高利贷借钱的支票,因票期已近,又无法还债,可能会有倒闭的危机。但是,这个放高利贷的耀辉,喜欢上他的妻子秀美。
 
  “一次就可以,只要你的太太跟我睡一晚,那支票的问题,我可以替你想办法。”耀辉向民雄提出了这个不知道应该高兴,或是伤心的建议。
 
  这真教人为难,从父亲继承下来的家业,在这可能因倒闭,而走投无路的时候,对这个建议不但不能生气,内心反而还抱着一线希望。但是,话又说回来,身为一个大丈夫,怎么能让妻子去做这样的事情呢?
 
  随着存款不足会遭退票的日期的迫近,像火烧屁股般,让民雄不敢说不,而且,耀辉的条件是把借款一笔勾销。
 
  然而,民雄不敢直接了当的告诉秀美,只有趁酒醉之际,抱着妻子的时候,把这件事说了出来。
 
  这个迫切的事秀美了解,况且他们两人又有小孩,为了小孩的将来,秀美也想阻止倒闭的发生。
 
  “只要你答应,我就闭上眼睛,但是不要因此而破坏了我们的爱情。”
 
  “那当然,那当然,我不会责怪你的。”
 
  做为一个男人,无论是在年纪或容貌上,都绝不会输给耀辉。虽然对自己深具信心,但是,若要把太太让给别人,精神上所受的压力,与外表的信心,完全是两回事。所以,私心里,他很希望秀美能拒绝这件事情。
 
  两个人突然都不说话了,相反地,是以做爱来确认彼此的爱情。
 
  夫妻在紧要关头时,往往最能意识到命运的共同性,尤其是在陷入危机或孤独时,比在快乐的时候感受更强烈。因此,只有藉着肉体来确认彼此的爱情,沉溺在做爱中来互相逃避这不安的状态,现在的情况正是如此。
 
  在不知不觉中,秀美改变了姿势,她跨在民雄的身上成了骑跨位,并且让腰部上下摇动,然后以这压着民雄的姿态,注视着民雄。
 
  民雄好像害怕看到妻子的目光,于是就闭上了眼睛。虽然此刻性欲高昂,但是面临全家即将离散的时候,民雄并没有力气来好好的做爱。然而,想到仍能跟秀美结为一体,因此多少还能产生一点力量出来。
 
  除了妻子以外,民雄再也没有自己的朋友了,他深深体会到人世间的现实与无情。虽然是亲兄弟或者是朋友,只要一提到钱那就免谈!即使说要上吊自杀,也没人愿意帮助你,倒反而是只要提供妻子,就可解决退票的耀辉,比较有人情味。
 
  秀美虽然已慢慢达到高潮,但是,却不像往常那样,因为震动而欢喜。就像小鸟在啼叫一样地“好极了,好极了!”,发出娇滴滴的声音。
 
  今晚,秀美好像拼命的在忍耐,有如少女在难过时哭泣一般,她闭着眼睛,忍耐着越来越好的快感,只有头部频频的向左右摇摆。她那又长又柔软的头发,在雪白的肩膀上飘荡着。
 
  “你真的会把支票一笔勾销吗?”
 
  “当然,我也是男人,我一定会遵守诺言的。”
 
  耀辉抽着烟斗,下颚往上抬起。一提到高利贷,就会令人联想到守财奴的样子,秃头而且是胖胖的男人,或者刚好相反,瘦瘦的脸颊骨,个子高高的又有点神经质的男子。
 
  但是眼前的耀辉,虽然年龄将近六十岁了,头发花白,看起来却很斯文,穿起白麻西装,很好看而且很潇洒。以他的年龄来看,身体应该已经老化,三十六岁的民雄,把他想像为父亲,所以感到安心不少。
 
  “我实在不懂,像老板您这样的年龄,还会对女性有兴趣吗?”
 
  “那当然大有兴趣,有时会比年轻的时候感到更难受,因为到了我们这样的年龄,都会想,以后还能跟多少女人接触,会跟什么样的女人在一起,每每想到这,就会觉得下体怪怪的,好像精液都漏了出来,年轻时精液总是满满的,年龄大了以后,好像精液会泄漏出来一样。”
 
  看他说话的样子,不像是在骗人。
 
  民雄联想到一丝不挂的妻子跟耀辉纠缠在一起情景,他开始后悔了,但是,这件事已经到了没有办法挽回的地步。
 
  “那么,就决定到温泉旅社去吧!你也一起来,我不想鬼鬼崇崇的。”
 
  既然他这么说,民雄也不便拒绝。
 
  妻子让给别人,为什么做丈夫的也要在场呢?其实自己也很希望能在场。
 
  “你此话当真?”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办法可想?我要不要在场,由你来决定好了。”
 
  “其实我也很担心,可是,在你面前跟别人做爱,面子要往哪里放!”
 
  事实上对民雄来讲,让秀美一个人去,自己在家里等,他会受不了。
 
  “怎么样?为了以后说闲话,而伤感情,不如……”
 
  “可是,最要紧的是,你真的愿意让我去做这种事情吗?”
 
  “那就看你自己的意愿了。”
 
  “我是不情愿的,但是除了这么做,能有其它的办法吗?”
 
  到这个时候,在民雄心里还强烈的希望秀美能拒绝这件事。但是,若真被拒绝了,民雄还是会去拜托秀美的。说实在的,要同意这件事的确是令人痛苦的,秀美此刻也无话可说了。
 
  两个人经过了片刻不自在的沉默之后,民雄轻轻的拾起了秀美白晰的手。他注视着妻子那光滑洁白的肌肤,瓜子脸,黑黑的头发像小鸟的羽毛般,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晴,鼻子直挺就像个古典美人。同时,她很肉感,衣服穿起来很苗条,无论是穿和服或是洋装,都会引起男人的想入非非。
 
  “可是我很担心,我知道你应该不会,不过做爱这种事,往往会有延续。”
 
  “既然你会担心,你就不应该答应人家。”
 
  “对不起,我说错了。”
 
  民雄怜惜的向秀美要求鱼水之欢。
 
  这是以后经常发生的事情。眼看太太就要和别人发生关系,内心感到非常悲伤,他常突如其来的把还穿着和服的秀美推倒在榻榻米上,手从衣服的下摆伸进去,隔着内裤抚摸的时候,感觉到一股热热的气息在裙子里飘荡着。
 
  当他把手伸入她内裤里面,摸到已经湿濡的花瓣时,民雄也脱下了自己的裤子。然后默默的开始,秀美也很快的兴奋起来。这样一来,却又引起了民雄的嫉妒,他想,若是他在现场,一定非常气愤。
 
  “你对第一次接触的男人,应该不会这样吧!”
 
  “那当然。”
 
  “如果是面对耀辉呢?”
 
  “这……”
 
  “什么这……难道你对他抱着一种期望吗?”
 
  “无聊!对方只是一个老人家。”
 
  “可是,男人就是男人。”
 
  “恶心!为什么这样说!既然那么在意,那就算了吧……”
 
  “不,不能这样。”
 
  到底是在悲伤什么,懊恼什么,连民雄自己都不知道。
 
  在前一天晚上,民雄因兴奋,要向秀美求欢时,不知道为什么,秀美好像不大愿意。
 
  “不行的,你想想看,如果你把精液留在我的身体里面,而我又和别人在一起,是不是很不好?”
 
  “为什么?”民雄觉得妻子好像突然间变心了,因而感到很难过,“那就算了。”他很不高兴的说。
 
  “那你就戴上保险套吧!”
 
  “不要了。”
 
  “怎么跟小孩一样的呕气!”
 
  “反正,我是一个没出息的男人。”
 
  “你也真是的,说出这种话。我只是不希望若有了孩子,却不知道是哪一个的。”
 
  原来如此,民雄此刻才知道自己是在嫉妒,但是怎么也睡不着,后来……
 
  “好吧!反正我也睡不着。”于是,秀美翻个身,把手伸到民雄这边来。